• 文化臨沂>非物質文化遺產>

    臨沂市博物館舊藏黃慎《鷹雀圖》


    臨沂市博物館舊藏黃慎《鷹雀圖》,縱:172厘米,橫89厘米。紙本,立軸,設色。系雍正年間作品。墨筆畫雄鷹振翅欲飛于枯樹之上,其左下兩雀鳥似有警覺,疾飛而下,畫面右下方枯木尚有新綠,潑墨造新枝嫩葉。

    作品筆墨簡練,骨秀力勁,天趣極高,整體畫面榮枯有別,動靜相宜。左上方題款:“草枯鷹眼疾,雪(盡)馬蹄輕”,寧化癭瓢。鈐白文“黃慎”、“癭瓢山人”印兩方。

    清代中期以前,各地去揚州的畫家很多,有“揚州八怪”之說,但八個人的名字并不具體。據李玉棻《甌缽羅室書畫過目考》中的“八怪”為羅聘、李方膺、李鱓、金農、黃慎、鄭燮、高翔和汪士慎。此外,各書列名“八怪”的,尚有高鳳翰、華巖、閔貞、邊壽民等,說法很不統一,今人取“八”之數,多從清人李玉棻說。他們的成就、風格各有不同,但他們同屬清中期前在揚州地區新興的一個強大派系,用“揚州畫派”這一名稱或許更能概括。

    黃慎(1687—1768),福建寧化人。初名盛,又作勝,字公茂,曾用筆名江夏盛。黃慎自幼從父識字涂鴉,接受啟蒙教育。十三歲時,父親外出謀生猝死他鄉,為了分擔五口之家的重負,黃慎奉母之命外出求師學藝。十八九歲時,為擺脫畫工的“俗氣”,開始發奮讀書。經過十余年的勤學苦練,終于粗礪盡而精光出,他不僅提高了文學修養,在繪畫上打下了扎實的寫實基礎,同時書法、寫詩也有了相當的造詣。雍正二十八年夏,三十八歲的黃慎來到了人文薈萃的揚州。不久他即以精湛的畫藝,多方面的繪畫才能轟動了揚州畫壇。

    雍正五年,黃慎回鄉接全家至揚州生活,盡管名氣大,但養活全家還是非常艱辛的。黃慎四十九歲時,終因“貧如故,老人思歸”,攜家奉母回福建故里,結束了他第一次在揚州的賣畫生涯。乾隆十年左右母喪,為治喪營葬幾乎用光所有積蓄。生計所迫,六十五歲的黃慎復回揚州,過著清貧自樂的生活。

    《鷹雀圖》作者突破傳統文人畫的雅俗標準,善于以生活中最常見的景物入畫,開拓了新的題材,擴大了花鳥畫的審美視野,作品中充滿了生活氣息和世俗情趣,其清新、活潑、健康的風格給傳統文人畫帶來新的生機。

    對黃慎的畫,歷來看法不一,在韻趣方面,他或許沒有金農、汪士慎、高翔等人的“士氣”,但黃慎的草書,在畫家中頗為少見,他的確是以書法運入畫法的高手,書與畫兩者的融會,在黃慎的創作中占著極為重要的地位。他的畫在用筆上與同時代的畫家氣息別有不同,這對當時揚州畫派和近代人物畫的發展有重大影響。作為一位詩書畫三絕的藝術家,在他近七十年的繪畫生涯中,所繪作品數不勝數。

    其實無論人物、花鳥還是山水,他都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平。他的花鳥畫取材范圍極為豐富,他自少年時代就在昆蟲草木及四時之景方面打下了結實的寫生基礎,因之目之所見皆能匯通于筆端,作品充溢著生機與野趣。所謂“寫神不寫貌,寫意不寫形”。齊白石曾說:“前朝之畫家,不下數百人之多,癭瓢、青藤、大滌子之外,皆形似也”,在白石老人眼中,黃慎與青藤、石濤一樣,都是他仰慕的藝術大師。

    臨報融媒記者 劉躍

    責任編輯:范濤

    分享到: 0
    關閉】【糾錯:linyi0539china@hotmail.com】
   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久久